回到明朝当王爷 > 第79章 再失一局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第79章 再失一局

书名:回到明朝当王爷  作者:月关  主角:杨凌

超级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 www.huidaomingchaodangwangye.com 回到明朝当王爷全拼,喜欢就记住我吧!

  第79章 再失一局

  杨凌笑呵呵地缩回了手伸在空中的手,一步步向鲍参将走去,神色间并无愠意。方才忽然被鲍尽忱戏弄了一番,杨凌心中的确又羞又恼,不过他也明白空降部队一向最易招致原班人马的反对,况且杨凌若不是和弘治帝看对了眼儿,也不可能坐火箭似的窜到这位将军头上。

  想到这里,杨凌便心平气和了,对这位铁塔般魁伟的将军充满敌意的举动,不免有种怜悯之意,他笑吟吟地上前扶起鲍参将,把着他的手臂缓步向点将台上走,边走边对张副将道:“大人,怨不得鲍将军误会,圣上恩宠,所以颇多赞誉之词,杨凌年未及弱冠,气质风度本就比不得鲍参将戎马半生的威风。”

  张春见他有意和解,暗暗松了口气,他瞪了鲍尽忱一眼,转首对杨凌干笑两声道:“这厮是个莽撞人,冲锋陷阵、战场杀敌倒是条好汉,但却没有识人之明,才闹出这误将冯京做马凉的笑话,杨参将今后与他为袍泽,可要多多担待了”。

  鲍尽忱见杨凌拿他的戏弄毫无办法,心中正在得意,听了张副将的话,心中十分不悦,他一向自视甚高,虽知张副将是一番好意替他开脱,仍是忍不住冷哼一声,肩膀一抖,刷地甩开了杨凌的手。

  张春见他官迷心窍,如此的不通情理,不由脸色一变,神情间溢起几分怒意。杨凌见这位鲍参将这般不识抬举,当众再次折了他的颜面,心中有些恚怒。他一甩袍袖,冷哼一声,转身向张副将走去,与他比肩而立。这一来,鲍尽忱独自站在他身后三步远的地方,全副披挂,直愣愣的忤在那儿,倒似成了他的亲兵护卫。

  杨凌向张副将拱了拱手,然后看向台下,台下五千衣甲鲜明的劲卒肃然伫立、雅雀无声,只听得风吹旌旗,猎猎作响。杨凌目光一扫,只觉这些兵卒虽然队列整齐,衣甲鲜明,瞧起来威武无比,却总象是少了一股气势。

  他忽地想起鸡鸣驿驻扎的边军,那些人虽然痞里痞气的,一旦列队而战,却是煞气冲天,那种往来纵横,睥睨天下的气势是战场厮杀中培养出来的气概,而这些人站得虽然笔直,队列整齐无比,却明显少了那种虎虎生气。

  杨凌微微一笑,目光随意地向柳彪一扫,说道:“柳彪、杨一清,台前听令!”

  杨一清忙将马缰丢给张副将的亲兵,匆匆走到台前,与柳彪一起单膝跪地,杨凌道:“你二人本是我的亲随,本将今日任职神机营左哨军主将之职,你二人今后也入军中,为我亲兵!”

  二人抱拳施礼道:“卑职遵参将大人谕!”杨凌点了点头,跨前一步,面向全军将士,却不唤他们起来。

  鲍尽忱方才故意装作认错了人,领着全军将士向柳彪大礼参拜,借辩白之机狠狠羞辱了杨凌一顿。可这时校场内数千人肃然而立,他刚刚拜过的人却跪在杨凌面前动也不动,鲍尽忱见了心中又羞又恼,只觉杨凌是有意羞辱他,不禁紧攥双拳,狠狠地瞪了杨凌一眼。

  杨凌拂了拂长衫,负手而立,提起调门朗声道:“诸位左哨营的兄弟们,本将新来乍到,和大家还不熟悉,说点什么好呢?嗯如果非要站在这儿故作亲切地和大家唠家常,杨某可有点儿装大尾巴狼了”。

  台下官兵想不到这位文人出身的将军,开场白竟是这么几句话,不由得轰然大笑,原来被众将约束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

  杨凌笑吟吟地站在那儿,等声音渐渐小了,抬起双手虚按了按,继续说道:“劳动全军将士搞出这么大的举动来,是欢迎本将就任,杨某受宠若惊啊。说起来无非就是彼此认识一下嘛,那我就在这儿自我介绍一下,鄙姓杨,叫杨凌,曾任鸡鸣县驿丞、詹士府侍读,如今,大家都知道了,就是神机左哨营主将,初次见面,杨某向全军将士们问好了!”

  杨凌说着双手抱拳团团一揖,台下五千官兵见大将军抱拳行礼,顿时甲胄乱响,刹那间跪倒一片,纷纷说道:“拜见参将大人!”

  杨凌双手抱着拳,凛凛的目光从几位都司脸上缓缓掠过,满脸麻子的连得禄连都司见了不由身形一矮,跪了下去,那位粗壮肥胖的彭都司还在左瞧右瞧,见连得禄跪了,忙也跟着跪了下去,抱拳施礼道:“末将参见杨将军!”

  刘都司见他两人都跪了,犹豫着看了鲍参将一眼,也跟着拜了下去。三位都司一拜,后边的几位将佐哪敢怠慢,全都拜倒在地,张春站在杨凌身侧,冷冷地瞪了鲍参将一眼,鲍尽忱尽管敢倚老卖老、装傻充愣地戏弄杨凌,毕竟可以藉日认错了人。这时众目睽睽之下,又有两位大营的副将在此,他可不敢明目张胆地抗命,略一犹豫,鲍尽忱只好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地跪了下去。

  杨凌恍若不曾看到身后的动静,他长长吸了口气,大声说道:“为将者,要统兵练兵。这个统字,就是令出一门,令下如山。这个练字,既要练弓马武艺,也要练军纪号令。这,就是本将上任,首先要晓谕全军的将令!”他顿了一顿,高声道:“左哨营三司将佐何在?”

  连都司听这位东宫侍读进士说话语气果决,并不象个只知之乎者也的书呆子,心中已起了畏惧之心,闻声疾道:“左哨军第一司连得禄听令!”

  其他几位将佐也一一报上官衔姓名,杨凌听罢把手一挥,喝道:“三位都司各领本军,明日辰时三刻校场集合,本将在此点兵!中军官留下,其余人等现在可以散了!”

  刘都司迟疑着向点将台上看了一眼,鲍参将正抱拳跪地,根本看不到他脸色,三位都司相视一眼,只得唯唯而退,各领本军退出校场,一时间走得空空荡荡。鲍参将本想尽集三军,先给杨凌来个下马威,想不到杨凌下了个套儿,让自已跪在这儿,三言两语把人都打发走了,一时咬得牙齿格崩直响,脸儿都气黑了。

  杨凌转身,好象才看见他以的,连忙的将他扶起来,满面春风地吩咐中军官准备酒筵,要与副参将一齐款待张春、刘绍堂两位大人,以尽地主之谊。鲍尽忱听了再也隐忍不住,他怒冲冲地一抱拳,大声道:“诸位大人,卑职身有不适,今日杨参将就任,卑职不得不抱病迎接,这酒筵却无福消受了,鲍某先行告退了,失礼!”

  说完他也不待杨凌回答,抱拳后退三步,霍地一转身,蹬蹬蹬下台去了。张春望着他的背影微微摇头:杨凌这个参将是皇帝钦点的,将来的前程绝不只于一个参将,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你还妄想坐上主将的位子?

  只是鲍尽忱在军中资历甚老,颇有些对他俯首听命的官佐,真要狠下一条心来和杨凌拧着干,这两个人一个是军中老将、深孚众望,一个是御前新宠,得罪不得,自已夹在中间,以后可就要头疼了”。

  他想到这里,不禁担忧地瞧了刘绍堂一眼,只见这位第二副将也苦着脸向他望来,两人目光一碰,相视一叹,同时大摇其头。

  *********************************

  辰时一刻,杨凌在柳彪的帮助下顶盔挂甲、肋下悬剑,出了参将大帐。

  杨凌听钱宁说过,这些年国家安定、除了北疆,战事并不多,京师三大营几乎没有用武之地,是以军纪松驰,京营的主将如果家眷在京,是不必长驻军中的,反正往返城中与南苑的距离马程并不远,他本想着晚上回家去住,但是今日一进大营,鲍参将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杨凌倒不想走了。所以昨晚便遣柳一清回城一趟,将自已驻在军营的消息知会了幼娘。

  杨凌这时仍未将鲍参将的无礼太放在心上,官威久而自存,毕竟自已才是军中主将,时日久了声威自然崛起,鲍尽忱的影响就会慢慢减弱,只要他现在不再来找自已的麻烦,这事儿还是打个哈哈揭过了的好,两人共掌左哨营,如非必要,大可不必和他闹得太生分。

  此时校场上连得禄的第一司已列队整齐,等候参将大人检阅了。这个麻子例来笃信关情不管官儿大小,送礼却要跳着级送。只比自已大一级的官儿,就算舍得花银子他也不会把位子让给你坐,所以送也白送。不过这免费的交情却不妨卖给他,所以早早的就把第一司一千五百名官兵拉出来穿戴整齐在校场上候着了。

  第二司彭继祖的人正慢腾腾地向校场集合着,一些士卒嘻嘻哈哈的正在打闹,瞧见参将大人顶盔挂甲,领着四十多名身着黄铜锁子甲的亲兵进了校场,不禁噤声起来,赶紧的走进队列。

  杨凌往点将台上一站,配上这套明光铠,还真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只是这铜盔、战袍、护镜、战裙、战靴组成的明光铠足有四十多斤,杨大将军威武倒是威武了,要不是柳彪、杨一清扶着,他上马下马都嫌费劲儿。

  杨凌扶剑四望,又抬头看看天,扭头向柳彪低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柳彪低声回道:“大人,已过了辰时二刻了,再有片刻功夫便是辰时三刻”。

  杨凌点了点头,目光飘向校场一角,那里本该有第三司的军队,但现在空落落的没有一个人影儿。台下的彭继祖和连德禄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形,两人凑近了窃窃私语,偷偷观察着杨凌的反应。

  这位参将大人昨儿可是说过令出一门,令下如山。如今马上辰时三刻,第三司炮营的刘士庸居然一兵一卒都不到,倒要看看这位参将大人如何下台了。

  杨凌真的怒了,他攥紧了剑柄儿,一双剑眉也紧紧地蹙了起来。刘士庸一人既无胆子,也没有必要得罪他,必是鲍尽忱主使无疑了,昨日看现场几位将佐的表现,他就已瞧出那位刘都司和鲍参将眉来眼去的彼此关系非浅,想不到这位鲍参将昨儿当着两位神机营副将折辱了他一番,今日仍要故伎重施。

  杨凌压抑着怒气,眼角偷偷瞟了站在点将台下的亲兵队长一眼,不知这人是否也是鲍参将一党,若是待会儿过了时辰,我派他去执行军法,擒了刘士庸来见我,他会不会听命呢?杨凌现在能确信可控驱使的只有杨、柳二人,想要振起军威,也嫌底气不足,心中不免忐忑起来。

  过了会儿,杨一清悄声道:“大人,马上辰时三刻了”。

  杨凌吁了口气,放松了肩膀向台下望去,只见第一司、第二司三千人马肃然而立,无数双眼睛都紧盯着他,杨凌的眼皮跳了跳,缓缓望向辕门去,正要下令亲兵队长执行军法,就听远处人喊马嘶,顷刻间一骑白马泼啦啦冲进辕门,大呼小叫地道:“都给我快着点儿,马上列队集合!”

  杨凌一见他不禁怒火骤燃,忍不住大喝一声道:“刘士庸,本将要你辰时三刻校场集合,何故来迟?”

  刘士庸翻身下马,大步流星走到台前抱拳施礼道:“回参将大人,大人下令辰时三刻校场集合,卑职片刻不敢耽误,现在正是辰时三刻!”

  他头也不抬,高声说道:“第三司全营人马一千五百人,除三人生病外,其余全部带到,请大人检阅!”

  第一、二司的人马早已静立台下,这第三司人马一到,人喊马嘶,鸡飞狗跳,顿时踩踏得有半个月没下雨的校杨尘烟四起,杨凌瞧他军中有些个兵卒四处乱窜,好似找不到位置一样,气得身子都微微颤了起来:这些官兵天天都要点将演操,岂有找不到自已的站位的道理,那几个兵痞分明是有人指使、故意而为”。

  杨凌一见,顿时色变!
回到明朝当王爷小说的作者是月关,主角是杨凌,本站提供回到明朝当王爷全文阅读,如果您觉得回到明朝当王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huidaomingchaodangwangye.com
标题:第79章 再失一局   地址:http://www.huidaomingchaodangwangye.com/81.html